• 当前位置:一八书城

    小说排行榜~殷琉璃沈离渊是哪部小说-狐生十尾天定诛之全目录免费

    时间:2022-09-23 11:13:40    作者:歌怨    来源:yw

    小说简介:歌怨的小说《狐生十尾天定诛之》只看名字就知道非常好看,故事发展高潮迭起,《狐生十尾天定诛之》是一部玄学小说,歌怨的良心之作,大大笔下的殷琉璃沈离渊真的是让人又迷恋又心疼,主角殷琉璃沈离渊的人设完全是不走寻常路,...

    小说排行榜~殷琉璃沈离渊是哪部小说-狐生十尾天定诛之全目录免费

    亡命之徒

    我说的这话本是在试探,却不想,黎厌执听到之后,像是以为我认可了他说的话一样,显得十分激动。

    “琉璃!这些你都不用怕!只要你相信我,我一定可以带走你的!”

    “更……更何况,我们接下来去的那条龙脉对我们有利,到了那个地方,就算是月圆之日,他也会有所忌惮!”

    黎厌执的小心思果然很多,我轻眯着眼的看着他问:“所以,你早就知道,地图上标记的地方在哪,你已经去过了是吗?”

    “不……不是,琉璃你别问了,总之我不会害你,有些事情不是我不想说,是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。”

    黎厌执温吞的说着,眼里的一片赤诚,亦如我第一次见他时那般,干净的仿佛没有一丝杂质。

    明明心机颇深的他,在面对我的时候,却又显得有些笨拙,甚至是紧张。

    面对这样的他,我甚至有种错觉,自己是不是对他抱有偏见,以至于无论他做些什么,在我眼里都显得有些虚伪。

    “黎厌执。”我忽然喊了他一声。

    他抬起头,用那双清澈的眼眸,直视上我的目光,“你怎么突然喊我?”

    “如果你想让我相信你,就对我坦诚一点,可以吗?”我对着他说道。

    这大概是我认识他以来,第一次这么认真,这么近的直视着他,近到连他皮肤上,那细小的毛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。

    虽说他身体羸弱,常年面色惨白,像个病入膏肓的病人,但他的五官,与那身与生俱来的,未经风霜,富家子弟的气质,却将他显得更加与众不同。

    或许,可能。

    他真的没有我想的那么坏。

    “我……我尽量。”黎厌执点了点头。

    “谢谢你,琉璃,只要你不误会我,这辈子我都不会伤害你,会一直保护好你的。”他的脸上再次扬起了那温润的浅笑。

    从杭城出发到云贵两广,只要一趟飞机便能抵达,可是地图上标记的区域实在太大。

    我们下了飞机之后,只能沿着这条龙脉,一点一点的将范围缩小,最后发现,最有可能出现狐仙娘娘庙的地方……

    居然是在龙脉七寸的位置。

    俗话说打蛇打七寸,这建庙建在龙脉的七寸处,就连云青天都感觉有些奇怪。

    “埋在龙头生贵子,埋在龙尾出宰相,埋在龙口出皇上。”

    “这庙落七寸,到底是借龙脉之气,来封印狐仙像呢,还是用狐仙像来断龙脉?”

    云青天绕有深意的说道,好似隔了数年,在与当年将狐仙娘娘五马分尸,葬于六座神庙的那个人,隔空博弈一样。

    “走吧,山高路远注定不会太平,我们尽量天黑之前到那附近。”

    为了能在山里行走自如,我们租了辆越野车,又临时买了些帐篷,手电等物资,做好了在野外风餐露宿的准备。

    谁知这车才开到半道儿上,还没进山呢,恰逢这里连着下了半个多月的大雨,国道上正好发生泥石流,直接把路给堵了。

    附近的高速又正好封路,我们只好在天黑之前,在附近的镇子上,找了一间旅店先行落脚。

    就在我们刚办完住店手续的时候,外边正好进来一小批人。

    他们的头发凌乱,衣服和脚上都沾了些许泥泞,背上还背了一个大大的背包,看上去不太好惹。

    我们回头看他们的时候,他们也注意到了我们,许是云青天穿着布衣,包上还挂了一把拂尘,引起了他们的注意。

    他们之中唯一一个穿着红衣的女人,一边望着我们,一边对着一个眼角落着刀疤的男人窃窃私语着,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

    上楼之后,云青天特地提醒了我一句:“琉璃,晚上住在这里当心一点,这些人身上的阴气重,一看就是跑江湖的土夫子。”

    “土夫子?”我愣了愣。

    沈离渊像看傻子似的瞟了我一眼,“就是干倒斗,刨人家祖坟,这种生孩子没屁眼的勾当的。”

    “按理说,这附近也没啥大墓,咋能一口气招来十多个土夫子,还结伴到这儿?”沈离渊小声的嘀咕道。

    就在他嘀咕的同时,那些土夫子也办好了入住手续走了上来,有些个住的离我们很近,其中一个就住我的隔壁。

    这些人进到房间之前,还特地看了我一眼。

    像是在记我住的房间号一样,我莫名的有种被人盯上了的感觉。

    不仅是我,就连云青天他们三个也感觉到了,黎厌执更是紧张的叮嘱我:“琉璃,我就住你隔壁,要是晚上你房间有什么动静,直接喊我。”

    “知道了,都先休息去吧!”

    回到房间之后,我躺在床上发呆了好长一会儿,刚打算去洗漱睡觉,就听见隔壁房间里面,传来一道,像是什么东西在敲水管的声音。

    “锵锵锵……”

    “锵锵锵……”

    “……”

    这间旅店一晚上98块,已经是镇子上最好的旅馆了,隔音却差的出奇。

    这敲水管的声音,就像是在我耳朵旁边响起的一样,震得我怎么听,怎么都觉得有些烦躁。

    换作平常,我早敲隔壁房门,让他们别敲了。

    可一想到隔壁住的是土夫子,我硬生生的还是咬牙忍了下来,却没想到,这敲水管的声音,居然越来越大!

    大到我甚至都听见,走廊外面响起了其他房间的敲门声,我正以为,是住在附近的房客都受不了,去敲门提醒的时候……

    隔壁房间里,却在这时,响起了七嘴八舌的交谈声,像是有很多人,进到这个房间里聊天一样。

    我好奇的贴在墙边,竖起耳朵偷听。

    奈何这破房间,就像一个封闭的环境一样,我能听见的,都是被墙壁隔音后,传来的有些闷闷的声音。

    我只能依稀的从他们的交谈里,听清楚那么一两句,又或是几个字。

    通过这么点支离破碎的信息,我隐隐约约的听到,他们在说什么龙脉,什么大墓,还有什么狐仙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。

    偷听到这,我连呼吸都慢了半拍。

    这些土夫子到这儿的目的,该不会和我们是一样的吧?

    关键字:

    狐生十尾天定诛之小说
    一八书城猜你喜欢